古厚峻拔、平淡天真——《曹娥碑》墨迹观感
 

  尹燕杰

  长期以来,《曹娥碑》墨迹这件名作,似乎被人遗忘了。最近,因辽宁省博物馆展出,引出武英书画重提,指出有多位一流专家,曾怀疑它是王羲之真迹,这使得《曹娥碑》墨迹再次受到关注。

  十余年前,辽宁省博物馆曾举办馆藏展,《曹娥碑》墨迹也在列,我前往观看,当时还不太懂,在昏黄的灯光下,草草看过,但头脑中还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觉得这是一件“与众不同”的书法。现在,借助高清图片,终于看清了,下文将试述观感。

  《曹娥碑》墨迹本与任何传世小楷墨迹、拓本都不同,相比晋唐小楷拓本,它锋芒毕露;在书写的形态和意识上,它与元明清小楷的差异更大。对《曹娥碑》墨迹本,似乎可以用“古厚峻拔、平淡天真”来形容其神采与特点。晋唐小楷《黄庭》、《乐毅》、《破邪论序》、《灵飞经》等名作,相比之下,均有不足,不是愚笨,就是单薄,在它面前,顿然失色。《曹娥碑》墨迹书写极其轻松,又笔笔沉着,整体平淡天真,毫无“鼓弩作态”之相,这是古今书法作品中,极难达到的境界。

  《曹娥碑》墨迹的字形,基本上呈“正方形”,与传为羲之、献之的多件小楷拓本,有契合之处,这是隋唐楷书所没有的特征。隋唐以后,楷书多取“纵”势,而钟繇时代小楷则取“横”势,这就将《曹娥碑》墨迹的时代指向了晋。

  《曹娥碑》墨迹中的横、捺、钩等笔划,与唐代习惯写法不同,具有鲜明的唐代之前的特征,同时,所有笔划转折处浑厚、饱满,无圭角,与羲献小楷拓本、羲献墨迹摹本、《淳化阁帖》中的晋人书法,高度契合,这些特征,是全局特征,具备排他性,因而,我个人认为,《曹娥碑》墨迹是一件明确的晋人书法。

  与《黄庭》、《乐毅》等拓本相比较,《曹娥碑》墨迹,还体现了极为丰富的变化。《曹娥碑》墨迹的结体、用笔,均无定式,整体来看,灵活自如、天花乱坠,这是真迹且水平很高的表现,拓本与摹本都做不到这一点。

  综合来看,《曹娥碑》墨迹是小楷之“极则”,古人题跋中也一再阐述,说它是“正书第一”。如果不是怀疑到王羲之那里,古人是不会提出“正书第一”这种登峰造极、毫无回旋余地的评价的。

 
 
 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
天津画院版权所有 备案/许可证编号: 津ICP备09008928号-1
技术支持:北方网 建议使用IE5.5以上浏览器,分辨率1024*768